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冲撞免费VIP章节
游记小说网
游记小说网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家庭教师 奶妈珍娘 前妻凯琳 猎母日记 美妻地狱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夏日浪漫 母爱往事 家族艳史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记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冲撞  作者:晓春(大陆) 书号:49823  时间:2020/5/25  字数:10711 
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属于我们(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张守辉停顿两秒说:“他们得到一卷录影带。”

  “录影带?”

  “我是管不了了,你们自己善后,如果这件事情你们控制不住,其他的都免谈!我言尽于此,你们好自爲之。”他说完,啪地挂掉。

  我的眼光重新落到缪君凯身上,他正装作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我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俯身宣布:“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来啊,严氏拭目以待。”他勾起一个残酷的笑。

  “等着瞧。”我转身大步走出餐厅。

  在停车场拨郑耀扬的手机,居然关机,感觉到事态严重,踩下油门飞驰至成业大厦。当一脚踏进会议大厅,还是被那股阵势惊住,两排人,大致有三十人,严氏和我们的人各占一半,不过很明显,大家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陈先生,你来得正好。”K微笑着站起来,那种美丽相当锐利直白,令我稍稍平息心底的不安揣测,目光与郑耀扬一汇,便迅速镇定下来,从容地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萤幕上定格的一幕已经使我有了心理准备,那是我和他在办公室相拥而吻的一幕,毫无疑问,我们被偷拍了,场内人被那画面刺到了神经。

  其实要抓我跟他独处时的亲密镜头并不是难事,人前我们是保持合理距离的,但没想到会有人在办公室做手脚,还理直气壮地拿出来大做文章。而在刚刚,郑耀扬肯定已经接受过一场不堪的质问。

  萤幕被K掐掉,我正赶上裴勇的发言:“成业大厦的保安系统和监控系统遭到非法控制,并且在当事人未知情的情况下,这严重侵犯了隐私权,这案件本身已经构成犯罪。对这起事故的负责人,我们会追查到底,并进行严厉的指控,挽回我当事人的损失。”

  轮到严氏的发言人幸灾乐祸了:“这样的录影带被公开,是会严重损害公司声誉的,我觉得不可能是成业内部所爲,怕是郑先生得罪了什么人,有人侍机潜入报复所致,撇开被非法监控这一事实不谈,郑先生您作爲成业的最高级股东和宙风的领导者,怎么能够做出这样出格的事?令我们难堪,令董事局爲难呢?如果这样的荒唐内容传到外界,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您想过吗?您替成业想过吗?”

  面对这样的直,郑耀扬一脸镇静,他冷冷道:“我看是没有人会将这卷带子向外散布,因爲只是涉及我个人而非成业。”

  这话的深意使在桌的人士都听个明白,如果是外部所爲,早已是私下的勒索,而不会有机会被搬上董事局供大家赏玩研究。

  严氏的董事代表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其中一人道:“这是在爲自己的不端行爲辩护吗?只要成业的声誉存在一丝一毫的威胁,我们都有权利及时遏止。”

  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现,我们阵营中的一员愤怒地站起来:“郑耀扬,枉我们这么信任你!你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还在这里强辞夺理?还有你陈硕!两个大男人,居然会…”

  “叶明生,我对成业、对你们有没有影响力我比你清楚得多。”郑耀扬言辞犀利坚决地打断他“如果你不信任我,大可以提出其他充分的理由,只要信服,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一件。”

  “你跟陈硕的事还有理了?你们那种关系简直是发疯!你们一方面装正人君子博得我们的好感,一方面又在暗地做这种事,虚,恶心的虚…”

  妈的,我快听不下去了,这样的审判终于在数年后的今天对布公堂接受世人审判了?妈的,太没道理了。我一扭头,正好对上K的明眸,她对我齿一笑,透出“稍安勿躁”的讯息。

  郑耀扬这时已经站起来:“各位并没有资格指责我和陈硕虚!这里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如果你们对我有过更深入的了解,对于香港方面的消息就不会太闭,我曾向新闻媒体公开过我跟陈硕的关系,但宙风当月的业绩却是历年来最顶峰,如果你们认爲美国的空气没有香港开通,成业的股份会因此某位大董事的私事缩水,那么各位,你们实在需要好好清理一下头脑了!”他环视全场,极有气势“如果你们还清醒,如果还能辨别谁、谁在这里给你带来前景和利益!你们就应该把这些低级的偷拍行径统统丢进他妈的垃圾桶,再回过头来,到这张桌子上来探讨成业的发展、你们的钱袋,而不是冠冕堂皇地指责社会风气,指责我跟陈硕伤风化反道德!我不是艾尔顿·约翰,边弹钢琴边谈爱,我是郑耀扬,是商人,是你们的合作夥伴!我不管在座的怎么衡量这个事件,我自己是极端不和厌恶,我奉劝那些蠢蠢动的人收敛一些,如果成业受损,问题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这一番话说得在场人士既尴尬又震惊,有些人甚至将目光毫不留情地扫向我,希望看我窘迫的样子,很抱歉,他们要失望了,到现在爲止,坚硬的自我防护才是我和郑耀扬的真实外衣。

  待开口时,我的思路也已经很清晰:“作爲宙风的代表,也是成业现在最大的参股董事之一,我想我发言权,而不是被各位当成罪人在这儿接受不必要的审判,如果今天大家一定要公私不明,那我完全可以撤出,但我不保证接替我的那个人会像我这样向各位保证风险机率和投资回报率。”K对我微微竖了竖大拇指,耀扬的目光闪着灼华,我说话时他一直看着我。

  那个姓叶的站起来,愤愤离席:“简真七八糟,不可理喻!”

  耀扬冲他的背影说道:“我跟陈硕,于公于私都问心无愧,如果把那针孔探头加入在座任何一位董事的私人空间,结果如何,心知肚明。”他接下去“人人都可以保有隐私,这可不是政府议会,不需要有人义正辞严地下达判决书,我们现场就有律师、有审判官!现在,能不能谈一下成业现在的整盘形势?能不能理智地分析一下目前的发展方向?而不是在这里窝里斗。”

  这几句是非常厉害了,两派人马无论有多不爽快也都噤声了,他们没想到郑耀扬有这样惊人的势力和口才,董事局的紧急弹劾最后成了内部系统整肃会议,随着会议主题的转换也再次证明了郑耀扬的实力。这是一场心理战,输一分都是输,我们坚持到了最后。

  这一场闹剧在我们的强硬态度下暂时被压制住,但后患症仍存在,我们需要加紧拉拢股东的计划,因爲感的解释敌不过残酷的现实,我跟郑耀扬终究是要遭到股东置疑的。

  我们清楚没有比事实更有力的反驳,宙风的取胜机率在升级,所以才招来对手更恶意的攻击,他们攻击得越厉害,就说明我们胜利的趋势越明显,并不完全是坏现象。

  散会后,耀扬有意识地跟我并肩走出去,并在我耳边说:“别给他们机会。”

  “看来方案要改变。”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最多一个月。”

  “足够。”

  走进电梯时,我朝他笑了笑,低声说:“你今天表现不错。”

  ----

  等此事一平息,我们又开始大面积搜索动摇的成员,局势刻不容缓。经过数天的努力,又成功攻下两位股东,其中一名吴姓董事本属于严氏阵营,因为不其权利分配,开始向郑耀扬发出隐的邀请讯号,得知任何关于严氏内部分歧的消息,我们就会保持灵敏的嗅觉和反应,立即采取行动,最终为取得更多的支持作好先决准备。

  而整个“偷拍事件”后遗症的具体外在表现就是猎奇的打量。只要我跟郑耀扬同时出现在社场合或是出席会议,就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避无可避,董事成员和股东均以奇特的眼光研究我和他,芒刺在背,对于行事低调有力的我们来说,也不能不说是一种严厉的考验。

  但我们的表现无懈可击,在公众前保持最得体的距离感,举手投足的默契又能使周围的人感受到我们牢不可破的事业和感情关系。

  郑耀扬和我在社场上的出色言行,迅速赢得大众传媒的追捧,宙风展现的高姿态和际手腕、极其稳健理性的管理理念,终于在决战前夕发挥出了应有的综合效力,直到严庭筠提出要同耀扬正式谈判。

  这也是我们的目的──出主战,最终解决问题。如果机遇在眼前,我们不会停顿。

  那天的会谈是半公开化的,缪君凯也有到场,这是我第一次看他在会议上面,这一次他一脸警惕地盯着我们,与那的放松判若两人,幸而珊迪并没有出席。

  “后生可畏,你们实行的各类风险策略,该算是在搏命了,我很钦佩你们的鲁莽。”严庭筠一开口便倚老卖老,夹

  “严董,我们可是很珍惜性命的,宙风不过是想谋求新一期的发展,旨在提升威信,说到最近取得的那一点点成绩,不过是运气罢了,还是需要各位前辈的指教。”郑耀扬在谈判桌上的笑容可以说是很有说服力的,这番话也算是不卑不亢。

  “你们以为夺下董事最高位,那些严氏的联盟会买你们的账?”

  “他们会买利益的账。”他镇定作答“他们今天相信严氏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明天就能倚赖宙风生存,这是谁都无法保证的商场规律,无规律就是好规律,严董因为比我们这些后生更明白其中的奥妙。”

  严庭筠的脸完全板下来了:“严氏不妥协,你们就无法得到实权!”

  “实权掌握在广大股东的手里,不会是严氏,也不会是宙风。”

  “你以为这样说,就显得有守吗?你太滑了郑耀扬,你比张守辉还滑,他最失策的地方就是招你进成业,让你有机会嚣张,挤迫小型股东,专制跋扈得令我们这些前辈都望尘莫及,你近期的手段耍得可是过火了,不少董事局成员对你的大胆作风极为不。”

  耀扬的讽刺功夫也是一:“但我相信,在大家习惯了严氏的行事风格之后,应该对我的那套大刀阔斧有很强的免疫力,老实说,我并不担心股东们不适应,毕竟改革才是发展的前提。”

  老头的神态已经称不上客气:“如果要斗,宙风还是谨慎些好,你们没有一次好失误。”

  “严氏行动时倒是经常失误,前车之鉴,我们还是取的。”我明示他们对耀扬做过的那些不光彩举动。

  “小子,一星期后,董事局成员改选会上见,我会让你们吃苦头的。”正式宣布无法和解。

  耀扬笑道:“我们一向比较敬老尊贤,适当时,会给您台阶下。”

  谈判彻底破裂。

  之后的一星期,我们的时间几乎都泡在公务上,GT和宙风的合作也更为紧密,裴勇和我一起负责外联和收集资料,K提供各类线索,耀扬陆续强化攻关。

  开战前的那个晚上,我仍在翻看一家中型集团的资料,这也是决定我们胜负的一个不确定因子,拿下这家,我们在董事竞选中获胜的机率将会大大提高,这是极少数尚未明确表态的股东之一。

  我皱着眉研究着GT转给我的内部资料,郑耀扬手捧咖啡开门进来,间维持的气定神闲在这一刻已经全数卸下,他换上一脸温和的倦意走到我身后。

  带着余温的手指擦过我的脸:“你想,我们有几成把握?”

  “引K的话就是──照目前的情况看是一半一半。”

  “想不到K也会发废话。”他无奈地笑了笑。

  “可她说的是实情。”我抬手覆住他划到我肩膀上的手“这个林建明很琢磨不定,谁的面子都不卖,现在只能赌他看谁顺眼了。”

  “呵,我们简直是在玩游戏。”

  “我们玩得起,不是么?”

  “陈硕,结局如果砸场,你得给我撑着。”

  “这你不用心,我暂时还是宙风的。”

  “暂时?”他俯下身轻咬的我脖子“不是我耳朵出毛病了吧?不是永远么?”

  “妈的,你正经一点。”我笑着站起来,有时候也是拿他没办法“今天可要熬通宵。”

  “暂时的工作需要这么敬业吗?”他抱起双手斜睨我。

  “天下居然有你这种老板。”我笑着摇头,转身踩进浴室去洗澡。

  他却上前来扣住我手臂:“洗澡这么勤,却不让我碰,说不过去吧?”

  “老兄你搞清楚。”我在他口捶一下“我可是在替你当炮灰,你好歹体贴一下员工的辛苦。”

  “做很辛苦吗?”他这时候的表情令我想扁他。

  “我是怕你辛苦。”我别有用意地回击,甩开他关上浴室门。

  “喂,让我吻一下我就放弃不良念头。”他居然在外头懒洋洋地喊了句。

  半分锺后,我再次打开门,未着寸缕地拥住他,给了一个足令双方窒息的深吻,他轻,双手抚上我的,手臂收得越来越紧,渐渐也有些忘情,在快要着火的时候,我果断地推开了他,重新转入浴室。

  “嘿!有没有搞错啊…”当热水冲上身,享受一天中难得的松驰,轻轻扬起了嘴角──耀扬,我们会赢的。

  -----

  高额律师费不是白拿出去的,GT不愧是GT,裴大律师在最后一刻从敌军内部阵营斩获了一些令人振奋的证据。决战前的那一夜,我们几乎没有合过眼,一直讨论到黎明。

  第二天下午的董事会选举可谓是惊心动魄。成业集团各参股企业都派出代表出席,由董事投票选举出成业新一届的董事长。

  这个过程有些繁琐,如果我一一陈述,怕没有人能够完全领会,但整个程序的确铺陈得很到位,双方律师更是做足功夫。之前的预备期太长了,使得解决问题的这几个小时显得那么匆忙草率,但事实上,总要有人率先冲过终点线,而不是无休止的纠和较量。

  我和郑耀扬的发言时间并不长,到达最后一站,发挥余地自然不会再大,我们只能借别人之口以事实说话。

  张守辉派了高级律师到会旁听,并首先在现场宣读了他的退位书,正式宣布大战开始。各方律师代表开始相继发言,这次摆明着就是严氏与宙风之争。列席股东开场表态,股东各分两派,争执不下。

  严氏的股份占有率确实也不输宙风,但他们咬死我与郑耀扬的私德,对有些保守派来说也不无冲击,同时,严氏也对宙风的风险言论进行反驳和置疑,他们的律师也不是吃素的,口才亦相当了得。宙风则一方面强调公私分明的原则,一方面提出各项数据及成业的中长程规划书用以说服股东,并且以宙风目前的发展证明郑耀扬才是最合适的领导者。

  严氏也出了杀手!,将宙风去年在船运上栽的跟头拿出来扩大影响,并对耀扬的“不谨慎”表示出极度的“不安”

  裴勇起身,洋洋洒洒地举例严氏前三季的季营收都不断向下的事实,陈述这与股东预期目标的出入范围,甚至根据几份可靠资料,说明了严氏的几笔大易涉及不当利益换,并已被当局盯上。

  要令在座人士相信严氏积极争取成业宝座极有可能是想以掌控成业资产以填补严氏本身捅得篓子,当然,裴律师表达得没有这么骨罢了,但在场人都听进去了,严庭筠已经快坐不住,面部肌越来越紧绷。

  严氏严正反驳,GT却扔出一个更惊人的内幕,也使严氏阵营顷刻涣散,这是我们唯一的胜算了,没有确定之前一直不敢拿出来,今天之前,我们几乎掌握了一切,才能这样稳重地出现在这里,面对种种质问。

  裴勇直接提出严氏内部出内鬼,并牵扯到一宗掏空资产案,严氏高层财务人员涉嫌以公司资金为他人担保,并透过不正常的易,套取公司资金上亿元。严氏集团虚增业绩美化帐面、隐匿财务操作,发行海外的可转换公司债也涉嫌虚伪不实,当局与国内金管会都在进行跟踪取证,并已实时掌握相关案情,若有进一步资料也将一并送检调单位。这就表示,严氏将吃不了兜着走。

  严氏在近三年,陆续新增几家在香港注册的客户,近年的销货比例远远高于往年,这几大客户已被列入人头公司涉案调查。本来大型集团涉点黑市生意不是稀奇事,不过就是不能被掀出台面,不谨慎的是严氏。此刻,大家大大的讶异的是这些黑幕资料居然被宙风掌握得这么齐全,那其实是要感谢GT的效率。

  严氏曾向法院申请重整五家客户,却引发了内部市场的轩然大波,政府金管会宣称会在一个月内公布行政调查报告,GT则在之前取得宝贵的第一手材料,严氏本是要利用宣传造势,扑个时间差,先在成业占得主导,这样方便他们金蝉壳,严庭筠自以为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胁持郑耀扬,并铤而走险下毒手,以便扫除障碍的同时又能保持冠冕堂皇,他高估了自己,我们却没有低估他。

  郑耀扬最终以相当的优势夺下这座久攻不下的堡垒。也许胜利的喜悦已经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迫切了,散会时,成员一一与我们握手道贺,我跟郑耀扬来了一个心领神会的拥抱,之后便各自出去应付各类需要应付的人,这是一种责任,为宙风为郑耀扬也是为自己。

  不到半小时,我就接到了一个真正令我新喜意外的电话。

  “恭喜,我已经在第一时间获得消息了。”声音相当轻快,好像过往一切早已云淡风清。

  “谢谢你,秀芳。”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能一下子听出她的声音“这中间,你也是功不可没。”

  “我现在正在北欧度假,你有时间就过来表彰一下我。”

  “好,站在原地别挪脚,我就到。”同她说起笑来。

  “陈硕…”她用前所未有的温和换“没想到你们会认真在一起…为我当年的幼稚和意气抱歉,到今天,我仍不得不说,你们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

  我淡淡笑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介怀,北欧的阳光充沛么?”

  她也笑出声:“西岸风和丽。”

  这边说罢,就被一帮人簇拥着出去,郑耀扬窜过人群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我,一脸无奈:“有人一定要同你通话。<冲撞> wWW.uJiXs.cOm
上一章   冲撞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男孩张扬不是狗,是爱爱无禁忌想偷就偷听雨王二的幸福总用爱调教还债不信你不萎[兄弟]哥来
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冲撞,如果喜欢冲撞 免费VIP章节:第三十七章属于我们全文完,那么请将冲撞 小说章节目录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游记小说网提供冲撞完本版阅读与冲撞免费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游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