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表演家免费VIP章节
游记小说网
游记小说网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家庭教师 奶妈珍娘 前妻凯琳 猎母日记 美妻地狱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夏日浪漫 母爱往事 家族艳史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记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表演家  作者:傲娇的朵先生 书号:46040  时间:2018/5/1  字数:5205 
上一章   第61节-第63节    下一章 ( → )
61

  孟冬临按着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一个新建起来的文创产业园区。这里位于帝都的南郊,气候更暖,花木更盛,环绕着园区的水潺潺,漂浮着南方的睡莲,和嬉戏的游鱼。园区的建筑是中式和西式的结合,白墙黑瓦,雕窗画梁,几本美人蕉在墙下开得正好,绽放着红的黄的花。

  遵照着保安的指示,绕过两栋及其相似的建筑,孟冬临便看见了一个原木的牌子,挂在一棵遒劲的香樟树底下,上面写着:“临川工作室”进门是一处假山、盆景、水组成的小景观,水面密密层层地盖着铜钱草,金色的鲤鱼藏在底下偶尔浮上来惊鸿一瞥。

  没有前台,也没有招待,孟冬临走进去扫了一圈,看到开放式的办公环境,员工都相对年轻,人人都对着电脑认真工作,正无措间,有一人站起来到咖啡,看见陌生人,主动问道:“你好,你找谁?”

  孟冬临报了名字,那人忙道:“找陆总啊,他的办公室在后面,你跟我来。”带着孟冬临从回廊绕出去,到了后院,被翠竹环绕的门前扣了扣门,便传来低沉的声音:“进来。”那位员工帮忙推开门,指了指里面,就功成身退了。

  孟冬临踯躅了一会儿,才走进去,看到了右首窗下,就着光看文件的陆岳川,斑驳的竹影打在木质的地板上,仿佛连同红尘与蝉噪都隔绝在了这一室之外。陆岳川听到脚步声,讶异地抬起头来:“孟老师?你怎么会来?”

  他放下手上的工作,连忙把人让到一旁的茶座上,娴熟地热水泡茶。孟冬临看着他的动作,原本砰砰跳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他开门见山说:“我是来签约的。”

  陆岳川接过了他手上的文件,想起来几天前陆子渊意味不明地问自己要劳动合同,随手翻了翻,陆子渊毕竟对自己的情况一清二楚,里面罗列的条件也是自己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但是,他觉得还不够。

  自己放弃众鑫传媒是一回事,但是他不想把孟冬临也牵扯进来。他把合约往桌子上一放,专注地给孟冬临泡茶,泡他最爱的碧螺。孟冬临被他这种敷衍的态度得有点生气,他问道:“你不同意?”

  “没,谁说的,孟老师看得起我这新挂牌的小公司,我高兴还来不及。”陆岳川娴熟地冲泡,然后分杯,递一杯给孟冬临,说:“这是百年老茶树上采的,总共就没几两,几天前刚从老爷子那里得的,你尝尝看。”

  孟冬临忍者火气喝了一口,辨不出滋味好坏,便把茶放下了。陆岳川道:“孟老师,真不是我不要你,是你以后的发展方向跟我们工作室的定位不一致。你也看到了,我们统共就几十号人,资金和资源都很有限,实在没有能力进大荧幕,目前都是一些广告、MV之类的小制作。”

  孟冬临打断道:“你不是跟张导在谈关于丹顶鹤保护的纪录片?我有兴趣的。”

  陆岳川一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骂陆子渊,一边面上带笑道:“是的,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这是纪录片,主角是谁?是那些丹顶鹤。虽然,也会涉及到保护者的角色,但是呢,我请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演员,甚至没有演绎经验的,也都对付过去了。你是什么身价?我们没必要…”

  “如果我说,我免费出演,不要钱呢?陆总是不是还要说,我的演技不过关,连没有经验的人都不如?”孟冬临分不清自己是恼怒多一点,还是伤心多一点,他觉得自己今天这趟是来错了,根本没有什么柳暗花明、旧情复燃,都是他异想天开,人家估计就是车里闲得无聊,所以着玩玩,这就是他的秉

  “对不起,是我打扰了。”孟冬临压抑着眼睛的酸涩,站起来,匆忙间碰倒了茶杯,茶香四溢。他也不去管,扭头就走。冷不防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孟冬临看着纠自己的手指,冷淡道:“放手。”

  陆岳川摇头:“不放。我今天如果放手的话,孟老师是不是再也不肯进我的门了?”

  孟冬临哼了一声道:“我进不进你的门,陆总难道还在意吗?”陆岳川站起来,把人顺势往怀里带,叹道:“何必说这些负气的话,让我难受?我的心意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么?我只是不想,你放着眼前的星光大道不走,非要跟我走这羊肠小路。众鑫传媒有陆子渊,有周寒,不会亏待你的。”

  孟冬临强抑自己的情绪,不肯作声,听到这里,才道:“你又怎么知道,我走星光大道就一定比羊肠小路更好呢?我就喜欢走少有人走的小路。”

  陆岳川被这赌气的话逗笑了,只觉得以前的浮光万丈、红尘累累,都没有怀里的人真切而踏实。

  62

  孟冬临在工作室待了一个下午,发现陆岳川比当众鑫传媒的总裁还要忙。既没有了董事长掌握大局,也没有了副总、助理落实细节,就连进几台电脑、面试新员工这样的事,都要一一过问,简直事无巨细,像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妈子”

  他还自嘲道:“创业公司都是这样的,想当年我爸创立众鑫传媒,条件也不比我好多少。但是我现在毕竟做的事符合时代趋势,国家正在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是?”孟冬临在心里吐槽,你确定那不是国家为了促进就业的权宜之计?

  他们的晚饭就是在园区里的食堂解决的,吃的是两荤三素的工作简餐,附赠一个紫菜蛋汤。有些单身的员工为了方便,也会在食堂里吃,见到他都会笑着问好,陆岳川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还不忘记关心单身的员工:“下班了就别在工作室里窝着,多去联谊啊,参加聚会啊,好姑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得自己打着灯笼去找,听见没有?”

  人还是这个人,孟冬临总觉得很多东西变了,以前跟陆岳川在一起的时候,哪怕对方说着甜言语,他总觉得不像真的,会有隐隐的不安,但是现在,两个人并肩走在园区的路上,夏天的微风徐徐吹过,哪怕不说话,他也觉得温暖而踏实。

  陆岳川更多的时候其实住在工作室,他的办公室后面有休息室,有有沙发有电视,比起他临时买的房子还要多一分人气。但是今天,他显然不可能让孟冬临跟着自己住这里。但是一想到自己空空如也的房间,也不是什么待客之所,于是心里非常纠结。生怕孟冬临觉得,自己换了份工作,生活品质也跟着一落千丈了,虽然事实如此。

  但是孟冬临并没有让他纠结太久,他下午在休息室里待过,看得出里面洗漱用品一应俱全,多半此人把工作室当家了,也懒得征询他的意见,直接开车回了自己的公寓。陆岳川第一次踏入孟冬临的房子,觉得心花怒放,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好了。

  在孟冬临的指导下换了鞋子,然后杵在客厅里,看来看去,觉得一切都新鲜而可爱。孟冬临挑了自己不穿的T恤和运动短给他当睡衣,新拆封了洗漱用品和内,还把主卧的卫生间让给他,自己去客厅边上的卫生间洗漱。

  刷牙到一半,听见陆岳川在那边喊:“哎呀,怎么没热水了?”孟冬临吐了漱口水,跑过去正要敲门,门开了,陆岳川伸出手将人一把拉进去,将人反到门后。看到他一脸的志得意,孟冬临便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陆岳川已经了衣服,剩下一条灰色的三角内。他估计先洗了头,头发漉漉的,水滴不断从发梢上滴落下来,滴到脖子上、肩颈上,又顺着前的肌滚落到小腹上,孟冬临匆匆看了一眼,忍不住别过头去:“你干什么?”

  陆岳川轻笑一声,似乎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他用身体压制着孟冬临,一手护在他头部,以免门上的挂钩伤到他,另一只手拨开孟冬临稍长的刘海,摩挲了一会儿,才将一个吻印上光洁的额头。

  这旷持久的一个吻,得两个人身上都是一阵,孟冬临原本推拒的手也变了方向,改为虚搂的姿势。陆岳川倒是不急着继续了,他低声问道:“孟老师,两年又八个月了,你想我不想?”他轻抚着孟冬临的嘴,有一下没一下,就是不肯吻上去,仿佛执意要等他的答案似的。

  孟冬临推开他的手,反客为主,近乎发狠似的吻他,咬他,因为太过用力,陆岳川觉出了一股铁锈味,是嘴被咬破了。他听见孟冬临在耳边回答他:“是两年七个月又二十天。”

  63

  他的这句话仿佛一点火星,把原本就热烈的情——轻易地点燃了。陆岳川再也不想压抑自己,他的手紧紧地扣住对方的脑袋,不让他逃开,嘴贴住对方的,不停地厮磨,轻咬,啃噬,伸出舌头勾住对方的,互相,往复,仿若两舌尖的起舞。

  孟冬临被吻得不过气来,两个人换着唾,来不及的便顺着嘴角下来,又难堪又——情。陆岳川嘴上忙碌着,另一只手也并不闲着,顺着孟冬临瘦的身往上摸。因为要准备着洗澡,孟冬临身上只穿了件打底的T恤,现在已经被皱了,推到口以上的位置,出被暴的空气刺得硬起来的两点。

  陆岳川先是用手了两下,又疼又得对方闷哼了一声,然后撤了手,改用嘴去磨它,它,啃咬它,直到两点红通通的,像点缀在白玉上的两粒精致的红珠。在他的帮助下,孟冬临了上衣,陆岳川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的吻。

  两人仿佛得了亲吻焦渴症,一旦亲上便难舍难分,陆岳川在沉醉之际,也不忘继续开疆拓土,右手顺着对方光滑的脊背往下,隔着牛仔在对方翘的——部捏了两把,便顺势探进去,摩挲。

  相比而言,孟冬临的动作便简单得多,只是揽着对方亲吻,脸,眼睑,眉毛,额头,下巴,耳廓,在对方将其抱起来的时候,配合着坐在洗手台上,方便对方将牛仔的扣子解开,出令人羞的鼓的部位。

  陆岳川用手摸了摸,孟冬临便控制不住地呻出声。陆岳川顺势了两下,问道:“这么长时间,孟老师身边都没人,想要的时候怎那么办,用手解决吗?”孟冬临难耐地扬起头,不作答,陆岳川也不追着不放,微笑了一下,便弯下含住了对方。

  除了对孟冬临,他不做这种事,因而并不像他的其他技巧那样花样百出,只是尽可能多地深含,辅以手来动,间或也照顾一下对方的囊袋。便是如此,孟冬临也很快被出了眼泪,轻哼两声,了出来。

  这次孟冬临及时把陆岳川的脑袋推开,陆岳川并没有沾到东西,孟冬临的——有一些黏在自己的小腹、腿上,有一些溅在洗手台上。陆岳川看着,一脸可惜的表情:“好久没吃到了,孟老师这么小气,不让我尝尝吗?”

  孟冬临的脸带着高——之后的红,他低垂着眼睛,轻叱了一句:“你别胡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洗手台是大理石的材质,又硬又凉,陆岳川将人抱下来,在上面垫了两块浴巾,将人以趴伏的姿势在台上。孟冬临平常不喜欢这样的姿势,因为看不到对方,但是眼前却是卫生间巨大的玻璃镜子,将一切都照得一览无遗。

  孟冬临觉得分外羞,开口求道:“别在这里了,我们到上去吧?”没有润滑剂,陆岳川手上已经挤了一手抹脸用的润肤,正等着手上的温度让之不要太凉,闻言道:“可以啊,只要孟老师开口求求我,说,’老公,咱们到上去吧,你要多少次,我都给你‘,你说了我就应你。”

  然后,果然看到孟冬临闭嘴不说话了。陆岳川凑过去吻他的脸,他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肩背,反复连不已,含糊着说:“没什么的,孟老师,你如果怕的话就抬起头,看着我,看着我怎么进入你,狠狠地干你,让你的肚子里装我的子子孙孙…”

  随着他的话语,他掰开了那玉雪也似的双丘,沾了润肤的手指探进双‘峰之间的谷道,循环迂回地打磨,一点一点地深入蜿蜒的领地。太久没有被侵入,孟冬临浑身都在颤抖,陆岳川感觉到了,便停下来,转过头去跟他亲吻,等对方忘我而放松的时候,再一点点攻入。

  这对陆岳川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以往他更享受进入的快,从来没有这样清楚地看到那峰之间小嘴的阖动,随着身下人的情绪,一下一下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往往复复,拒还。他忍不住开口道:“孟老师怎么那么口是心非,明明就想要得不行…”

  然后,趁着对方恼羞成怒地想反驳之际,把手指出来,换上自己早已发得疼痛的——器。这一下有点急了,直直地冲进了半个器身,才被绞住了,孟冬临痛呼了一声,额上都冒出了虚汗。陆岳川进退不得,也不好过,只好用手摸索着握住身下人跟自己一样的器官,仔细地抚慰起来。

  等手中的物事不顾主人的意愿,隐隐抬头,陆岳川才见针地下’身,就着对方趴伏的姿势,将自己喂得更深。就像演奏的琴师一样,先草草地顶撞两下试一下音,然后开始进入正题,一下一下撞得很深,但节奏还是缓的,是深入浅出。

  但随着旋律的起伏,陆岳川找到了那个点,节奏也渐渐加快,他一个低头啃吻住孟冬临的颈窝,以部送力,迅捷而快速地往点上撞击。孟冬临双手撑着洗手台,承受着来自身后仿佛没有尽头的入侵,仿佛连灵魂都要被——望击碎。

  他们间或换几个亲吻,但是更多的时候,是身下的人被迫着扬起头,看着镜子里仿佛——情电影一般的篝。他因——望而出的泪水,很快溅落,干涸,继而出更多的泪。

  直到部发酸发软,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要像烂泥一样滑下去的时候,陆岳川也没有丝毫要的意思,而是出扔立着威风的——器,将人打横抱起来,到孟冬临的卧室。  Www.UjIxS.CoM
上一章   表演家   下一章 ( → )
来啊大家一起重振夫纲刀背人白术穿书之苏到不迷路军奴左三知替身相许饲主的甜宠日男妃嫁到
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表演家,如果喜欢表演家 免费VIP章节:第61节-第63节,那么请将表演家 小说章节目录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游记小说网提供表演家完本版阅读与表演家免费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游记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