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重振夫纲免费VIP章节
游记小说网
游记小说网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历史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耽美小说 言情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免费的小说 家庭教师 奶妈珍娘 前妻凯琳 猎母日记 美妻地狱 婚后生活 不伦计划 夏日浪漫 母爱往事 家族艳史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游记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重振夫纲  作者:灵魂派对 书号:46038  时间:2018/4/30  字数:16357 
上一章   第16节-第20节    下一章 ( → )
第16章:太子不敬国师

  赵怀瑾拍了拍被子,谢穆清连忙坐下,执起他的手一个劲儿的嘘寒问暖,好不殷勤,赵怀瑾感到好笑的同时也觉得无比的暖心,阳光下的谢慕清眼波转,再加上那上挑的眉眼,如玉的面容竟生生染上些许魅,这样的谢穆清怎能让他不喜欢呢?

  “我没事,你也别担心了,午时都过了,你也该去国师那了,因为我耽误了你半天的功课怎么行呢。国师最讨厌别人误了时辰,不行,我还是跟你一起去罢了,也好帮你解释一下。”赵怀瑾说着就要掀开身上的被子下梳洗和谢穆清一道去星辰宫拜见国师。

  谢穆清慌忙把他按回上“你可好好躺着吧,臻臻来找我的时候可是刚下朝没一会儿,你知道那丫头声音也算洪亮,应该也有不少官员听到了,保不齐现下整个京城都传遍的了你赵公子进攻就受伤的消息,我要是再不好好看着你,明赵夫人进宫可是要来找我麻烦了!”他说笑道“我可还想要个好名声呢,你就躺这寝宫里好好养伤,我这常宁宫睡的地方多得是,你也别担心了。好了,你好好歇着,我要去国师那了,今天迟到又得挨罚了!”谢穆清朝他做了个鬼脸,看他苍白的脸上因笑意泛起了点点红晕,舒了一口气便放心的离开了,走之前还吩咐好臻臻在照看好赵怀瑾的同时也要看牢玉

  等他到了星辰宫,已是巳时,国师的两个小跟班小星子,小辰子站在门口笑眯眯的告诉他国师正在休息,止任何人探访,两个被国师宠坏的小太监眼里带着些许同情,三年多了,他们这为太子不被国师惩处的机会真是少之又少,前段时间好不容易风雨无阻的天天准时报道了,今天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国师也没说要太子殿下站在门口等多久,也只能先让太子殿下这么站着了。

  谢穆清自是看到了他俩眼中的促狭与同情,心下微微叹了一口气,完了,皇叔又生气了。好抬头望了望天,今天阴沉沉的,冬日也还没过去,好似要飘雪花的样子,他缩了缩脖子,恭敬的在殿门口站好,迟到本就是他的错,皇叔责罚也无可厚非,谢穆清想着事情以打发时间,三年多了,他早就有无数种法子来打饭罚站时的苦闷与无聊。

  这天气果然不好,三刻钟,老天洒下了鹅大雪,纷纷扬扬,谢穆清站的地方没什么遮挡物,免不了披一身雪白的棉被,狂风呼啸,打在脸上刺得发疼,雪花顺着领子钻到了脖子了,立刻被温热的皮肤给烫化了,留下了一道冰凉的水痕。雪中罚站,这可真的是第一次呢,谢慕清苦中作乐。

  殿内,国师微微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太子殿下在门口站了多久了?”他问道。

  “还不到一个时辰。”小星子递上一杯水,状似不经意的答道“外边正飘着雪呢!”

  “下雪了吗?”国师低喃道“罢了,让他进来吧,今毕竟也不全是他之过。”

  谢穆清进了殿内,小星子立刻奉上暖炉让他暖和暖和,谢慕清冲他感激一笑,就听就国师的一声喝“跪下!”谢慕清反应迅速,砰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低首一语不发,他就说国师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原来在殿里等着呢!

  “错哪了?”国师缓缓从殿内走出来,一身白色裘衣更显风貌。

  “侄儿御下不严,迟到…”谢穆清卡住说不出来了,除了这两个,他今天好像还真没犯什么事儿。

  “只是御下不严吗?你这是疏忽大意!”国师狠狠的一甩袖子,带着无尽的威严,堪比帝皇“任意让人安棋子到你的常宁宫,你那不叫御下不严,人家根本不是你的下属,凭什么对你言听计从。这段时间你到本座这学习,不论是在学术上还是手段上都大有长进,本座还以为你是个好的,谁知道…”

  “国师,此事不能怪侄儿,侄儿当年还不七岁,如何能得知他人心怀不轨,再说当时侄儿对后宫隐私还不甚了解,对于这种手段怎么有所防范!国师这样子责骂侄儿只怕是不妥!”谢穆清梗着脖子瞪着高高在上的国师“况且孤也是一国太子,万万没有被他人指着鼻子骂的道理!”

  国师被气得双手直颤,一脚踢在谢穆清身上“太子殿下长大了,翅膀硬了,本座也教不了了,太子殿下还是禀明陛下另择良师吧!”说完一甩袖子进了内殿,直接让侍卫把谢穆清轰了出去。

  谢穆清带着身上的鞋印气愤的站在星辰宫宫门前握起拳头使劲儿挥舞“孤是太子,国师你也别这么嚣张,股就不信找不到比你更好的老师了!”声音之大让宫人们不面面相觑。

  第二天一大早,朝中传遍了太子与国师争吵大怒离去的传言,有眼尖的臣子看到坐在上首的两个祖宗的面色都不怎么好,当即就知道了这是传言是真的,不到午时,市井间就传遍了太子对国师不敬的消息,百姓们纷纷感到奇怪,这个看起来像个小菩萨一样的太子怎么会对国师不敬呢,这一定是谣言吧。

  但也有好事者,为此事特地开了个茶话会,开始说书,讲述的就是太子殿下与国师积怨已久的故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仿佛能让人身临其境,问说书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就是那句老话:我隔壁邻居的舅舅的媳妇儿的表姐的亲戚是在宫里当差的。哦——

  有的人不信,有的人信,但不论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当朝太子殿下不敬国师的言论几乎已经快飞了整个嘉和,太子殿下的声誉逐渐下降,有的人见局势已转,趁机上书道太子品行不端之类的,但也没敢明显的往废太子这一点上提,只是隐晦的提出,陛下您的其他儿子也是个好的,千万不能寒了忠臣们的心啊!

  谢穆清坐在启辉殿了和他父皇一起批阅奏折时看着这些人隐晦的言语笑的不可自拔,最近谣言疯传,连宫里也是随处可见,但他把常宁宫里里外外都嘱咐了一遍,外边儿的传言再厉害,再凶,也不能到他的常宁宫里,赵怀瑾的伤还没好,他可不想让他担心自己。正这么想着,苏明突然进来通报国师已在十米开外。

  父子俩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冠,板着个脸,认真的批阅着奏章,就连桌上的小食也被撤的一干二净,只为候国师的大驾。几分钟过后,国师寒着脸踏进了启辉殿的殿门,看到殿内的两人正认真批阅奏章,一幅和谐的景象,他心知不正常,却也懒得点出来,只是轻咳了一声。

  两个沉于奏折的天家父子听见咳嗽声抬起头来,仿佛才注意到国师的出现,表现出十分惊喜的样子“国师怎么来了?”谢穆清甚至狗腿的给国师倒了杯茶递上去“皇叔你那天那一脚真的好痛啊!我都有些吃不住了呢!”说罢,还装出一副不堪重击的样子,倒足了国师的胃口。

  “听说你们要让五皇子到我这来学习?”国师一点也不含糊,直入主题。

  盛德帝和谢穆清面面相觑后点了点头,算作应答,他们这一局棋,连带着把国师也算进去了,但还没告诉他本人,盛德帝习惯性的清了清嗓子“朕打算过几寻个由头把五皇子归回德妃名下,再送至你星辰宫学习…”

  可他还没讲完呢,就被国师的话打断了“陛下可是觉得本座的星辰宫是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进的来的么!”瞧瞧,用上了陛下,用上了本座,盛德帝知道自家弟弟心里肯定不了,但怎么就是阿猫阿狗了呢,朕的儿子就算不是龙也算不得阿猫阿狗嘛!

  但盛德帝也不敢在国师气头上时辩解,只是解释道“此举是为了惑柳氏一族,柳家野心过大,朕不打算给五皇子穆章留机会,反正他今年也已经五岁了,他在你那学习的是国师该学习的东西,而不是作为一名皇子该学习的东西。”帝皇的残酷与威仪毕无遗,室内陷入了一片寂静。

  “让五皇子穆章成为下一任国师吗?”国师眼里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是谁给陛下出的主意,以陛下的心思,是万万想不到在这时候找一个国师接班人的。”

  谢穆清感叹国师果然冰雪聪明,连忙据实禀报,国师沉片刻,勉勉强强的点了点头,他还没见过那孩子的资质如何,要是个蠢笨的…国师皱起了眉。

  谢穆清知道国师在担忧些什么,连忙为他答疑解惑“皇叔你放心,据说五皇弟可比我聪明许多了。您一定不会后悔收了他的。”

  收了他?国师听着总感觉怪怪的,怎么搞得跟纳侧妃似的,还收了他!

  第17章:天命之子

  柳相最近过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首先,他的孙女儿成了未来的太子妃,其次,他官复原职,还是由谢穆清亲自请回来的,这第三嘛,就是他的女儿德妃娘娘重获圣宠,皇帝甚至把五皇子还给了德妃,只不过五皇子天资聪慧,将由国师亲自教导,德妃不怎么见的到面。

  德妃对此有些忧心,但柳相觉得无所谓,见不见着面有什么的,关键是他是由国师亲自教导的,太子五岁的时候都没得到国师的赞许和教导呢,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他柳权的外孙以后必将了不得!

  柳相对此感到很激动,天天在家对月小酌,得意忘形时吐的几句醉话都被趴在树枝上尽忠职守的暗卫一字不差的急了下来,暗卫也有些恶趣味,偶尔还配了幅图,看的天家父子冷笑不止。

  赵怀瑾最近过得也不错,因为他的伤,谢穆清特地允许他这两不用陪他上课啊之类的,好好休息就行,百无聊赖的他就每歪在榻上晒晒太阳,吃个补品,不出意外的,他长了些小肚腩。

  某一,爱美的赵公子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身材大走样,他开始进行了一次谈判,他的谈判对象是他目前的金主谢穆清。

  “阿清,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也不想留在宫里当个废人,明天我就正式上职吧!”赵公子诚恳的对一脸悠闲地太子殿下进言。

  太子殿下笑眯眯的招上来一位太医,太医沐浴在他渗人的笑容下颤抖着把完脉,得出赵公子还未愈的结论,于是,赵怀瑾的进言被无情的驳回了…

  于是,赵怀瑾第一次知道,吃补品也是会吃吐的!

  当他再三表示自己已经吃不下这些燕窝后,太子殿下终于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可惜的看向放在边上的万,已经四碗啦,怎么觉得自己只喂了一碗呢!

  前朝的事赵怀瑾并非完全不知,只不过谢穆清不开口,他也不会主动询问。他知道谢穆清想要瞒着他,他也乐意配合的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谢穆清愤愤的批阅着奏折“附议附议,他们怎么不干脆造反,拥柳权为帝算了!”

  “阿清,放长线,钓大鱼,只是你的主意,你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呢?”盛德帝缓缓的教诲着。

  “是啊,要是父皇您能帮儿臣一起看奏章儿臣就不会这么沉不住气了!”谢穆清没好气的看着正在逗狗的盛德帝。

  只见对方掩饰的咳了两声,随后立刻把手里的狗指给儿子看,说可以送给赵怀瑾,免得他整呆在宫里没事干,谢穆清一想,也对,招招手叫来苏明夺过盛德帝手里的京巴儿让他送去自己宫里给赵怀瑾打发时间。

  但过了不久他就后悔了,因为赵怀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被他取名为百福的狗身上了,还经常对他爱理不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正觉得自己到了鼎盛华年的柳相可不知道自己府上的人的一举一动全部都被监视了,仍旧偶尔会对月长叹世道之不公,天妒其英才之类的鬼话。

  但最近暗卫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柳相总是酉时三刻进的房间,然后就毫无动静,直到将近亥时才会出来洗漱,每都是如此。

  一开始暗卫以为这只是柳相的习惯,但直到某一,柳府的西苑走水了,那里住的是柳相的儿子——柳赢修,管家慌慌张张的跑到房门却又好像害怕什么似的跑了出去的样子引起了暗卫们的怀疑。

  三天后,一个调皮的暗卫就在柳相住的东苑放了把小火,虽说是小,但也需要众多人一起把它扑灭,府里的人几乎来了一半,声势浩大,吵的不行,也不见柳相从房里走出来,从窗外看他在烛光下的影子仍旧是四平八稳的坐着。当晚,柳相的怪异行事就被上达天听了。

  “阿清,你怎么看?”是夜,启辉殿里灯火通明,显得盛德帝的脸庞忽明忽暗的,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深沉。

  谢穆清皱眉冥思,严肃的说道“父皇,让暗卫再去盯紧兵部,吏部,礼部的尚书,这几人总是附议附议,儿臣怀疑…”

  “好,你看看是不是这几个人,然后交给暗卫就行。”盛德帝行事果决,出了一张列姓名的纸。这也是他一开始的打算,但他还是想听听自己儿子的建议,果然没让他失望!

  “等等,再加上这几个人的名字。”谢穆清扫了一眼那张纸,又唰唰的写了几笔,呈给盛德帝。

  盛德帝狐疑的看着那几人的名字“阿清,你确定吗?这几个可是你皇爷爷留下来的啊!如果这几个人都与柳权…”盛德帝止住了话,这个话题太危险了!

  “儿臣只是揣测一下,这几人与柳权一起入朝为官,或文或武,就怕与他有联系了!”谢穆清急忙解释道。

  他知道这些人是朝中大患,他们的子孙辈把持着兵马司,御林军,还有重要的户部!上一世的他一直单纯的任由那群人把持军权,把持朝政,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每次都经过柳巧颜的安慰后,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直到自己突然一落千丈,从天堂掉到地域!

  他这次难得使用了前世的记忆,他想借助他上辈子的记忆,除掉这些恶瘤,重振朝纲,振兴嘉和!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平淡无比,连一直喜欢给他找麻烦的柳相都安静了许多,因为,德妃有怀孕了!

  这可是个惊天大消息,先不说德妃她老蚌怀珠,震惊了后宫众人,连盛德帝自己都震惊了许久。

  德妃怀孕,是皇子还是公主这都是个未知数,但这又怎样,德妃娘娘刚祭祖回来就逢此大事,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德妃娘娘深得先帝们的喜爱啊!

  一时间,坊间传闻各种各样,甚至还有说德妃娘娘是天明凤女,是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是天命之子!

  “父皇,你可以把我废了,然后好好教导那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天命之子。”难得忙里偷闲的天家父子躲在饭店的包厢里听着这些闲言碎语。

  “闭嘴!都是一群被愚的群众啊!”盛德帝痛心疾首“你不干活也就罢了,竟然还拉我出来听这些个糟心话,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谢穆清被花生噎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他爹竟有如此好的口才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他就是出来体察一下民情啊,怎么就成了要气死他了…

  赵怀瑾听着这些话抚摸着狗的手指一紧,拉的百福嘤嘤嘤的直叫唤,搞的连连又是挠下巴又是摸肚皮的安抚它,谢穆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那只狗的做法又多了一道。

  “告诉你,我姐姐可是柳权柳相爷最宠爱的夫人,你识相的就让大爷我免了这儿的费用,不然大爷我让你连这店都开不下去!”突然,楼底传来一阵吵闹声,没错,俗到家的仗势欺人又来了!

  “客官,咱这儿也是小本生意,柳相来了也是付钱的,您这样儿不好吧!”这掌柜也是后台硬硬的,更何况今还有高人坐镇。

  “哟,掌柜的,您这可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啊!连柳相的面子都不给,弟兄们,给我砸了这地方!”那人十分嚣张,当即喊了人来。

  可是不一会儿,就安静了下来,随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是谁胆儿这么大,竟敢砸了我的店?!李掌柜,你倒是来说说。”

  谢穆清一听到那声音就僵住了“父皇,这是三叔的店?”

  “是啊,你三叔几年前新开的,说是最近手头紧要点零花钱。”盛德帝回答的理所当然。

  赵怀瑾默然不语,要是知道这店是他三叔开的,他也不用每次偷偷来着吃东西还花了自己不少私房钱了…

  “哟,这谁啊,给我把这闹事儿的打出去,敢来本王这闹事,哼!”清王恶狠狠的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众人只见李掌柜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两眼放光,就噌噌噌的上楼了。

  谢穆清的包厢门一被推开,他就被那哀怨的声音的一身皮疙瘩“哥哥,弟弟我穷啊!”赵怀瑾的手又是一紧,可怜的百福狗都被揪下来了几,连忙呜呜叫着蹿下了赵怀瑾的膝盖,躲到苏明那去了。

  “好了好了,有话好还说,孩子们在呢。”盛德帝有些尴尬的咳了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三从小就爱钱,就算生在皇家,平已经不吃穿还有诸多赏赐的他还是爱钱无比,关键是爱也就算了,他还抠!

  只见清王眼神迅速一瞟,站的无比庄重,整了整衣衫,打算向盛德帝与谢穆清行礼,但被谢穆清拦了下来,开玩笑吗!他的包厢门还开着呢!

  “哎,还是侄儿心疼叔叔,知道叔叔骨不好,既然这样,你今的饭钱三叔就给你打个八折!”清王笑眯眯的看着还搀扶着他的胳膊的谢穆清。

  不是应该免单的吗!!谢穆清僵硬的缩回自己的手,默不作声的开始吃喝,又得花钱!又得花钱!他在心里愤怒的咆哮着。

  第18章:赵夫人有喜

  青王殿下自小就是兄弟中的一朵奇葩,小时候最爱的事就是就是四处串宫殿骗东骗西,这个宫里淘字画,那个宫里娃花瓶儿,搞得众嫔妃叫苦不迭,每次得知青王要来宫里,就命人收了那些值钱玩意儿,生怕被他搜刮了去。也导致某段时间宫中盛行节俭之风。

  盛德帝也不知道这是为何,但作为一个好哥哥,弟弟这点小爱好他还是纵容的,毕竟皇家也不差这点小钱,但是这钱转到自家人身上…“老三啊,哥哥我难得来你这吃顿饭,还不能给哥哥免次单吗?”盛德帝挑眉问道。

  “大哥你可别这么说!”反正是在宫外,大家也顾不得许多的礼节“弟弟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其他几个弟兄来我也是从不打折的,要是今儿个给哥哥你免了单,那下次那几个<重振夫纲> wWw.uJiXS.CoM
上一章   重振夫纲   下一章 ( → )
刀背人白术穿书之苏到不迷路军奴左三知替身相许饲主的甜宠日男妃嫁到烟波浩渺[耽(ABO)军
游记小说网将于第一时间更新重振夫纲,如果喜欢重振夫纲 免费VIP章节:第16节-第20节,那么请将重振夫纲 小说章节目录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游记小说网提供重振夫纲完本版阅读与重振夫纲免费下载,更多精彩尽在游记小说网。